李炎:现代化进程背后的忧虑与突破

李炎:现代化进程背后的忧虑与突破

2017-03-13 12:41

  中国经济网北京9月8日讯(记者邵希炜)今天,“2013中国文化产业高端峰会”在北京朝阳规划艺术馆举行。云南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院长李炎以“忧虑与突破,新型城镇化与文化生活”为题发表演讲,他对中西部地区区域性文化产业的发展进行了研究和思考,提出了对于新型城镇化建设中的四点忧虑,并针对这四点忧虑提出四点思考。点击进入直播专题            云南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院长李炎中国经济网记者王蔚/摄      李炎表示,新型城镇化与文化产业的协同发展是非常重要的话题,可能是未来几十年不能绕过去的重大话题,他所关注的新型城镇化是在城乡统筹、协调发展进程中,联系或连接中心城市、大城市和广大乡村当中的一个新型城镇化当中的主体。未来四万多个新型城镇化当中的80%以上的主体,近三万个新型城镇化发展的问题。李炎提供的数据显示,我国城镇化率达到52.6%,但是按照城镇户籍人口计算的话,仅仅达到35.3%,还有17.3个百分点的差距,这意味着2.5亿农民工和约7500万城镇间流动人口在城市还没有享受到与城镇户籍居民同等的公共福利。按照每年一个百分点的增长速度,2020年,我国城镇化率将达到60%,这也意味着我们的城镇人口将达到8亿人左右,进城的农民在现有基础上会增加1亿人。他认为,十八大报告中对于新型城镇化的要求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新型城镇化不再是简单的人口比例增加和城市面积的扩张,这是一种理想,更重要是实现产业结构,就业方式,人居环境,社会保障等一系列由乡到城的转变,也就是中国以一个乡村中国,在现代化转型过程中必然的归宿。李炎认为,城镇化的核心内容有两个,一是人的城镇化问题,如何解决农民进城就业后的基本公共文化服务问题,其核心是人的问题;二是成真的发展模式和途径。 李炎在发言中表达了他的四个忧虑。第一个忧虑是在新型城镇化过程当中,相对集中的土地开发将让位给散点式的新型城镇化的土地开发。这种中心集聚的城市开发有政府、规划、学者、媒体和民众多种力量的控制和挤压,但是当这个进行中的散点式的新型城镇化开发的时候,可能将会面临着由于管理或者管理达不到的原因,以及地方利益的驱动导致的低水平、低效率、单一化的城镇化,这种开发将会带来一系列更加复杂的社会问题。新的造城运动在可能刺激内需,带动地方经济发展的同时,势必带动包括生态环境的破坏,农田的进一步减少,管理成本的增加等若干复杂的社会问题。2013年吴敬琏指出旧型城镇化是以专区土地差价推动的,过去几十年,各级部门在这以造城运动中获取土地收益保守估计在30万亿以上,新型城镇化很难离开这一财富效应。 他的第二个忧虑是,新型城镇化可以通过若干眩目的数字指标转移2.6亿农村人口进入城市和城镇,实现未来10年到20年城市发展的宏伟目标,但3万多个中小城市,乡镇能否找到生存发展的路径,是否为转移进入城镇的农民提供生存发展的基本能力,其背后隐含的是现代化进程中,乡村中国的现代性问题。这是我国媒体和报刊以及党和国家提出新城镇化建设当中的描述,这两段话的目标非常宏伟,理想状态也都是带有很强的人文关怀意识,但是我们在审视中国三万多个乡村,乡镇和集镇的发展,旅游小镇也好,休闲度假小镇也好,生态小镇也好,以会展带动的城市附近当中的文化空间小镇也好,以及传统产业化的乡镇,在三万多个乡镇当中,可能也就是十之二三。更大的主体还是依托着农业人口,随着生产力技术的提升,农业人口找不到更多的土地上的生存和发展,传统管理模式下的乡镇,这种乡镇一旦扩展起来,发展起来之后,势必将影响这个乡镇的生存和发展空间和能力。李炎称,目前70%-80%的新型的小镇找不到新的发展路径。 他的第三个忧虑是新型城镇化的理论准备严重不足。新型城镇化发展的路径和目标本末倒置,将理想目标等同于路径措施,将路径与措施等同于目标影响。他认为新型城镇化尚未找到清晰的适合不同区域的多样化发展思路,新型城镇化发展中的成本代价难以弥补。 他的第四个忧虑是农耕文明时代依托不同的地理、环境、气侯等生存条件,构建集生产、多样性乡村文化将有可能在新型城镇化发展中被结构,其拥有的传统的农村文化的自组织系统将有可能在新一轮城镇化发展过程当中再次遭到灭顶之灾。新型城镇化的发展是建立在旧城镇化发展的基础之上的,而我们的旧城镇在整体发展过程当中要实现跳跃式的发展是非常困难的。 对于这四个忧虑,李炎提出四点思考。首先,他认为农耕文明所创立的乡村社会,乡村文化未必落后于现代都市社会,都市文化。乡村文化将在中国现代化,新型城镇化建设发展过程中成为重要组成部分。从体验经济的角度来看,乡村文化本身就具有大众文化消费产品的属性。他认为,城乡之间实际上可以形成文化消费和文化的互动。今天大量城里人在节假日涌向乡村,涌向传统的社会当中去寻找这种历史,寻找根源的时候,乡村文化,小城市文化,中小城市文化将具有产品化和服务化的属性和功能。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未必中心城市和主体城市将成为真正的文化产品和文化消费的中心,中小城市如果能做得好,具有这种警醒意识,在未来发展中,它的产业化发展空间可能将会更大。在一个相对单一的地方性的文化产品当中,也会衍生出和孕育出多样性的产品属性和产品形态。 其次,他认为依托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开发文化旅游小镇,生态农业体验小镇,吸引外来消费群体,为新型城镇找到生存化发展的路径固然重要,但其路径过于狭窄,可以开发和借助的资源毕竟有限。因此,依托地方资源,寻找多样化的生存发展之路是新型城镇化的发展重中之重。以民生为目标,依托其资源禀赋,建设有特色的小城镇,不断积淀文化,在发展中逐渐形成自身的文化品牌,培育自身竞争力是小城镇生存发展的路径之一。 第三,他认为要突破小城镇文化建设的功利性目标。小城镇文化建设的目标是提升民众的审美生活质量,在完善中小城市,新型城镇化的公共文化设施和现代文化消费服务的同时,通过生活艺术化,培育广大城乡文化的消费市场,带动地方文化产业的发展。 第四,在新型城镇化发展的进程当中,进一步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同时,积极培育城乡文化消费,拓展文化消费空间,构建以广大中小城镇为节点,辐射周边村寨的现代文化消费体系,是带动文化消费内需的重要动力,也是提升中国文化产业持续发展的关键,是中国文化产业发展的路径之一。 据了解,2013中国文化产业高端峰会以文化产业协同创新为主题,深入探讨新型城镇化与文化发展、城市文化与文化产业发展、文化产业的产业融合与区域合作和文化传承创新与文化产业发展等议题,进一步推动文化产业资源整合和理论创新。      (责任编辑:金宗云)